1. <acronym id="sxdma"></acronym>

        版權所有:威海光威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魯ICP備05019129號-1

        網站制作聲明

        新聞中心

        集團新聞
        廠務公開
        企業公告
        >
        >
        >
        光威為何情定“鹿城”?揭秘包頭大絲束碳纖維項目三大核心點

        光威為何情定“鹿城”?揭秘包頭大絲束碳纖維項目三大核心點

        瀏覽量

         

        在“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重要精神的指引下,這個夏天注定要在內蒙古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進程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現在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切實行動起來。

         

        正值盛夏時節,平均海拔在1580米以上的蒙古高原卻是天氣涼爽,“母親河”黃河在此處拐了一個大彎,它日夜奔騰不息地從位于內蒙古中西部的包頭市南端流過。7月19日清晨,常年干旱少雨的包頭市淅淅瀝瀝地下起了一場小雨。

         

        雨中,包頭市九原工業園區管委會主任劉永明心情很好。他感慨了一句:“真難得,下雨了,這是個好兆頭。”其實,劉永明的好心情遠不止是因為這場雨,還因為一場重要的項目簽約。

         

        7月19日下午,內蒙古包頭市九原區人民政府、九原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威海光威復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威復材”)、維斯塔斯風力技術(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斯塔斯”)共同在包頭市進行了萬噸級碳纖維產業化項目簽約按照協議,幾方將在包頭市九原工業園區共同建設面向民品市場、更具成本優勢和競爭力的大絲束碳纖維生產基地。

         

        隨著該項目順利落地及后續投產,對于推動包頭市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對于光威復材以快速增長的客戶需求為牽引實施擴產;對于國產碳纖維邁入大絲束、低成本時代,進一步提升材料性價比,并以風電市場為突破口大力拓展工業應用市場,進一步解決好如何“用出去”的關鍵問題,從而全面增強產品競爭力,都將具有重要意義。 

         

         

        包頭市委副書記、市長趙江濤在當天的簽約現場表示:“包頭是我國重要的工業基地,在新材料、裝備制造等方面具有自己的優勢。包頭也是個軍工城市,包括碳纖維在內的很多新材料都廣泛應用在軍工領域。沒有好的新材料,就不可能有好的產品,只有以新材料做基礎,才能不斷提升制造業的水平。碳纖維項目落戶包頭,對于包頭新材料產業的提升以及制造業水平的提升將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包頭還被國家列為可再生能源示范城市,真正利用好綠色能源,也是改善城市的未來發展,項目的落地也將對此形成助推。我們對項目未來的前景十分看好。包頭市委、市政府將全力支持這個項目,希望項目從立項到開工,早日達產,盡快產生效益。

         

        為什么落戶包頭九原工業園區?

         

        素有“鹿城”之稱的包頭,平均海拔為1067米。巍峨的大青山、烏拉山(以昆都侖河為界)把包頭分為了中部山岳地帶、山北高原草地和山南平原三部分。大自然賜予了這里豐富的礦產物資,使包頭有著“稀土之都”的美譽。包頭也是我國重要的工業城市,被譽稱“草原鋼城”。然而,近年來,在全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大背景下,包頭需要尋找經濟發展的新動能。

         

         

        作為新材料產業“皇冠”上的“明珠”,碳纖維就屬于有著能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氣質的“明星”產品。

         

         

        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副會長、中國化學纖維工業協會會長端小平指出,碳纖維是國民經濟建設不可或缺的戰略性新材料。加快碳纖維行業發展,對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促進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滿足國家重大需求和國民經濟建設需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不過,現實情況是,“高精尖”的碳纖維產品在生產環節需要能源配套。碳纖維碳絲的制備工藝包括預氧化、低溫碳化、高溫碳化等環節,需要通過高溫把有機高分子纖維逐漸碳化成含碳90%以上的無機碳纖維,要大量消耗電能,這使得能源成本占碳纖維總生產成本的比例接近40%。

         

        一名碳纖維行業資深人士向記者介紹,能源成本因素是發展國產民品碳纖維的關鍵因素之一。國產碳纖維經過此前十幾年的發展,已經打破了國外技術壟斷,成功解決了“卡脖子”的問題,也改變了世界碳纖維產業的競爭格局。但客觀來看,與日本、美國等碳纖維強國的巨頭企業相比,我國碳纖維產業整體在工藝技術、裝備能效、能源成本等方面仍不占優勢,這在相當程度上導致國產碳纖維產品的成本仍偏高,市場競爭能力總體上仍不強。

         

        “在民用碳纖維的產品成本構成中,生產碳纖維所用的原材料丙烯腈是大宗石化產品,對丙烯腈的價格變化是一個被動接受者的角色。而由于工藝技術、裝備能效的持續改進需要一個長期過程,所以從現實角度看,降低能源成本,特別是降低電價成為國產碳纖維進一步降低成本的有效途徑。地方政府如果能夠提供政策可持續性的優惠電價,勢必會對碳纖維龍頭企業布局新項目形成較強吸力。”上述業內人士強調。

         

        而包頭市的確能在這方面提供政策支持。包頭市九原工業園區管理委員會對系列新項目在土地、稅收、電價、創新等多個方面都有一定的優惠政策。記者在該園區展示廳的墻壁上看見,在電價一欄,明確寫著:經自治區、盟市兩級經濟和信息化部門認定,將符合產業政策且在包頭市稀土新材料產業園區內的稀土功能材料,及應用產品生產企業用電列入優先交易范圍,風光發電參與,不設限值,使目標交易到戶電價達到0.26元/千瓦時。同時,還明確列出一項:“戰略性新興特色優勢產業到戶電價為0.26元/千瓦時。”相比江蘇、山東一帶我國碳纖維主產區目前普遍實行的0.6元~0.8元/千瓦時的工業電價,這一電價無疑具有很大吸引力。

         

        “如果我國碳纖維企業使用的工業用電的價格普遍能降到0.3元/千瓦時以下,那能夠贏利的國產碳纖維企業就會增多。”上述業內人士說。

         

         

         

        在以上背景下,該項目選擇了落戶包頭。按照此次簽訂的協議,項目擬分為三期建設:一期總投資約為5億元,將建設2000噸/年的碳纖維生產線1條,包括原絲生產車間、碳化車間,以及相關配套車間、裝置,建設期預計為2~3年。根據一期建設、投產情況及產能消化,結合市場需求將進行二、三期項目建設,最終將實現年產10000噸的碳纖維的能力。該項目將位于包頭市九原工業園區緯四路以南,擬總用地800畝,按照一次規劃、分批用地、分批招拍掛的原則實施,其中一期用地300畝。

         

        “支持中西部發展是國家戰略。該項目選擇在包頭,是高質量的發展,將起到引領示范作用,進而帶動包頭高性能材料產業的聯動發展。”端小平說道。

         

         

        包頭市政府副市長王秀蓮則表示:“項目落地包頭,是落實‘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重要指示的實際行動,是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培育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舉措;是加快內蒙古稀土新材料產業園區建設,補齊新材料產業短板,提升產業鏈水平的重要支撐。項目的落地實施,對于包頭市乃至內蒙古自治區產業轉型升級具有重要意義。

         

        而若從個體情感層面看,包頭對于光威復材的幾名高管來說還具有特殊意義。

         

         

        身為光威復材副董事長、總經理,盧釗鈞當天的情緒可以用激動來形容。盧釗鈞已經在光威工作了25年,常年出差無數,但7月19日清晨,當他在雨中站立在包頭九原工業園區一望無際、綠草肥美的項目用地上時,他內心翻滾,他出生在包頭土右旗,這里是他的故鄉。和盧釗鈞一樣情緒激動的,還有王文義,內蒙古也是他的家鄉。說來也很是湊巧,17年前也是7月19日這天,從呼市一所大學畢業的王文義來到了光威,一步步奮斗、歷練,如今,他已經成長為光威復材常務副總經理。

         

        “此次到包頭投資,我們也是經過了慎重考慮,這對光威來說具有歷史性意義,也使我能夠為家鄉的發展出一份力,我感到十分激動和榮幸。”盧釗鈞這句話,道出了他們兩個共同的心聲。

         

        為什么丙方是風電技術大佬維斯塔斯?

         

        在本次簽訂協議的幾方中,丙方為維斯塔斯風力技術(中國)有限公司。或許有人會問,全球風電巨頭維斯塔斯為何會加入?其實,在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理解為,正是因為維斯塔斯對于碳纖維需求的快速增長帶來的需求牽引,才驅動了該項目的落地。

         

         

         

         

        過去幾十年,航空航天尤其是國防軍工一直是碳纖維在全球最主要的應用市場,但近幾年,碳纖維在民用風電領域的應用異軍突起,成為新亮點。

         

        記者了解到,風電葉片是風力發電裝置的重要部件,風電葉片近些年向大型化發展的趨勢越來越明顯,但用傳統材料制成的葉片已難以達到大型風力發電機的性能需求。長度大于42米的風電葉片需要采用強度和剛度更高、質量更輕的碳纖維或碳玻混合材料制作,才能保證葉片的強度。如此,全球風電葉片對碳纖維的需求量呈快速增長態勢。

         

        相關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全球碳纖維9.26萬噸的總需求中,風電市場的應用占比約為23%,已經與航空航天領域約23%的應用占比并列排第一。預計未來幾年,風電市場對碳纖維需求的年均增長率仍將在10%左右。

         

        作為全球風力發電工業技術的領導者,作為一家在全球80個國家和地區都有業務的巨頭,很顯然,維斯塔斯抓住了這一輪全球風電市場蓬勃發展的機遇。碳梁是維斯塔斯新一代風電葉片主承力結構材料,在減輕葉片重量、增加葉片剛度、增加葉片長度、提高發電效率等方面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中國則是維斯塔斯最為重要的新興市場之一。2014年至今,維斯塔斯先后把技術先進的2兆瓦和4兆瓦平臺風機產品引入中國,并把運維服務靈活度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以滿足客戶的運維策略。

         

        而且,維斯塔斯對內蒙古有著一種特殊的情感。據介紹,在2012年之前,維斯塔斯在呼和浩特設有工廠,生產風電葉片。光威復材與維斯塔斯最初的合作也源自這家工廠。大約是2007年前后,光威復材給其在呼和浩特的工廠供應碳纖維預浸料產品。雖然該工廠在2012年關停,但是,維斯塔斯對于中國風電市場的信心、對于內蒙古在風電領域所具有的能源優勢的判斷卻一直沒有發生改變,而且,它與光威復材之間的合作也自那時起延續了下來。

         

        2014年,經過與維斯塔斯的前期溝通交流以及對項目進行認證和評估,光威復材正式啟動了風電碳梁項目。2017年,光威復材開啟了產品在維斯塔斯全球葉片工廠內的全球交付,年內,生產線增至30條,年產能增至450萬米,供貨值達到2.6億元,成為維斯塔斯在全球最主要的碳梁供應商之一。2018年,光威復材從維斯塔斯在全球約2800家的供應商中脫穎而出,榮獲“2018年度供應商最佳貢獻獎”,僅供應維斯塔斯的風電碳梁一項,年內消耗碳纖維4000余噸。2019年,光威復材的風電碳梁年產能增至750萬米。

         

         

        “長期以來,光威復材是我們非常信賴的合作伙伴,為我們的發展提供支持。我們相信,這種堅實的支持將為公司的發展贏得更多機會。我們公司之所以能夠這么成功,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我們使用了碳纖維風電葉片。”身為維斯塔斯亞太區采購副總裁,克里斯托福凱特當天的情緒看上去很好。這幾年,他深切地感受到,在全球新能源產業快速發展的浪潮中,碳纖維風電葉片的大量運用,使公司能進一步降低供電成本,提高產品可靠性。

         

        而維斯塔斯不斷擴張的業務,使它迫切需要依靠有實力、值得信賴的碳纖維供應商伙伴,持續不斷地去滿足公司對碳梁產品快速增長的需求。

         

        “現在,我們愿意把技術引進過來,支持光威復材在包頭發展該基地,我們有意愿、有能力共同努力,把包頭打造成現代能源產業基地。”克里斯托福凱特說。

         

        特別值得指出的是,在國產碳纖維持續提升競爭力的兩大關鍵因素中,如何解決“用出去”問題是一大關鍵。而光威復材此次的新擴產項目,屬于先鎖定維斯塔斯這一大用戶,再謀篇布局擴產,可謂切實貫徹了“需求驅動”的思路。從這個意義上講,這種類似“訂單式”擴產的思路,將對全行業形成重要的示范意義。

         

        為什么選了難“啃”的大絲束工藝路線?

         

        根據協議,該項目將鎖定大絲束碳纖維,這也具有重要意義。碳纖維生產中所說的1k,是指一束碳纖維原絲中含有1000根單絲。按照業內的標準,每束碳纖維中的單絲根數小于48k的碳纖維,比如1k、3k的碳纖維都屬于小絲束碳纖維,每束碳纖維中的單絲根數大于或等于48k的碳纖維屬于大絲束碳纖維。

         

        在國際碳纖維產業中,大絲束歷來被認為是“難啃的硬骨頭”,但卻是非常關鍵的技術之一。尤其是對于國產碳纖維進一步提升競爭力而言,如何降低成本,提高產品性價比,是在如何解決“用出去”問題之外的另一大關鍵因素。而影響成本下降的諸多重要因素,就包括產業化和規模化量產能力高低、工藝技術水平高低、能源成本高低等。如果說降低能源成本是解決降成本問題的現實手段,那么,采用大絲束制備技術便是解決降成本問題的長遠手段之一。

         

        從日本、美國的明星碳纖維企業目前的發展動態看,大絲束碳纖維制備技術是實現低成本化的關鍵技術之一,大絲束也是碳纖維在工業領域大面積應用的主要技術路徑。其最大的優勢,就是在相同的生產條件下,可大幅度提高碳纖維的單線產能,生產效率更高,且能使生產成本降低約30%以上,成本更低,而且在復合材料制備過程中的鋪層效率也更高。從國際市場看,大絲束碳纖維目前主要用于風電葉片、能源建筑等工業市場。另據相關預測,未來幾年,大絲束碳纖維的年均需求增速將超過16%。

         

        上述業內人士向記者介紹:“低成本始終是碳纖維行業發展的重要方向。作為以軍工為牽引不斷發展起來的新興戰略材料,成本一直是阻礙碳纖維擴大應用范圍和市場規模的重要障礙。而對輕量化以及對節能、環保、高效的不斷追求,是推動碳纖維產品持續降低使用成本,在民品領域得到更廣泛應用的動力源泉。隨著低成本碳纖維在風電葉片上的應用和快速擴張帶來的示范效應,將會大大促進以低成本碳纖維為基礎的下游民用產品的開發和技術進步。而作為碳纖維實現低成本化的重要技術途徑,大絲束碳纖維是未來碳纖維民品業務發展的重要技術保障。

         

        對此,盧釗鈞表示,光威復材始終堅持高強、高模、低成本的“兩高一低”碳纖維發展戰路。在“兩高”方面,光威已經取得很大的突破,實現了T1000、M55J級碳纖維產業化,但在低成本方面,光威復材還未擴大產業化規模。同時,為貫徹光威復材“521”發展戰略,滿足合作伙伴維斯塔斯對風電碳梁的快速增長的需求,公司經過多方調研后認為,包頭具有顯著的能源優勢、天然的風能優勢及良好的招商環境,因此,公司決定在包頭發展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大絲束低成本碳纖維產業。

         

        “目前,全球碳梁業務的主要客戶主要集中在維斯塔斯,中國風電主機廠也在努力開發基于碳纖維應用的風電葉片。未來幾年,全球碳梁業務仍有巨大發展空間。預計未來兩年,光威的碳梁業務以及以拉擠工藝為基礎開發的新產品,對大絲束碳纖維的需求量將會超過萬噸。來自維斯塔斯的這種旺盛需求便成為我們實施新項目擴產的最核心動力。”光威復材相關負責人說。

         

        事實上,布局大絲束項目,對于光威復材本身的重要意義顯而易見。項目順利投產后,將有效滿足光威復材碳梁以及其他民品業務對大絲束碳纖維的放量需求,助力其民品業務進一步增強贏利能力,進一步實現“軍民業務”兩線繁榮的發展局面,完善公司在碳纖維領域的全產業鏈布局,鞏固公司在國內碳纖維行業的領先地位。而從國產碳纖維整體發展角度看,龍頭企業在更具規模化的新項目中鎖定大絲束,無疑將對國產民用碳纖維實現低成本量產,并大力拓展工業用市場具有重要的啟示和示范意義。

         

        或許,被公認難“啃”的大絲束碳纖維項目真正實現大規模產業化后,還將有著更深層的內涵,因為它將有效慰藉一批懷有“實業報國”初心的碳纖維從業者的內心。

         

        “一路走來,從打破國際壟斷到自主技術和產業化水平一步步提升,從全行業虧損到龍頭企業實現贏利,從能滿足軍工領域自主供應需求到在民品市場逐漸打開局面,國產碳纖維這些年發展得實在是太不容易。一代材料一代裝備。龍頭企業的未來基本上決定著國產碳纖維產業的未來,也在相當程度上影響著中國高端裝備制造業的未來。這兩年,在‘從有到強’這條艱辛的道路上,以龍頭企業為領軍力量的國產碳纖維快馬加鞭,不斷縮小著與日本、美國碳纖維產業的差距。我們期待著國產碳纖維龍頭企業能夠真正做大做強,期待著他們真正能與世界碳纖維強企一決高下的那一天早一點到來。”說到這里,上述碳纖維資深從業者的情緒一下子激動起來了。

        琪琪电影伦理免费观看